• 首页
  • 新闻
  • 竞赛
  • 漫画家
  • 漫画节
  • ENGLISH

图忆我与方成前辈的经典往事

2018-08-23

点此访问>> 2018年纪念方成先生肖像漫画展征稿(8月31日截稿)

点此访问>> 2018年纪念方成先生肖像漫画展

投稿邮箱:freecartoon@126.com


2016年夏,我与方老合影留念


郑辛遥(中国美协漫画艺术委会副主任、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方成先生是漫画界的老寿星,今年6月刚刚庆祝过百岁生日,我们这些老友虽然知道他已经住院,但总觉得,凭他健康的身体,还可以继续陪伴我们的。所以昨天上午,当我从微信中得知方老仙逝,还是十分意外。因为就在前天,我接到中国美术家协会邀请去北京开理事会的通知,我还想着这次去又可以去看他了,没有想到临行前看到了这样一个不幸而又令人悲痛的消息。我与方成的忘年交有34年,人生一瞬,弹指一挥间,我与方成的故事很多,在此撷取一些片段,以表思念。


方成旧影


1984年,我赴湖南长沙参加第一届全国漫画创作研讨会,终于见到仰慕已久的漫画大家方成。当时我还在上海市电报局工作,只是个26岁的业余漫画作者。让我没想到的是,方成完全没有架子,很快就与大家打成一片。

在交谈中,我得知方成在编辑一本外国漫画《小国王》的专集,想到自己之前在上海逛旧书店时,买到了很多解放前出版的《滑稽画报》,那些《滑稽画报》封三都是整版在连载《小国王》的漫画。我把这件事告诉方成,他听了非常高兴,问我能不能借给他选用,我当然一口答应。

回到上海后,我马上收集整理了连载有《小国王》的《滑稽画报》,有40多本,赶紧寄给了方成。后来《小国王》一书正式出版,方成特意在后记中写道,部分漫画由我提供。我看到了特别高兴。能为偶像选编外国漫画出点小力,义不容辞。

这之后,方成只要一出版新书就会寄一份给我。他知道我喜欢收集外国出版的漫画,也会将自己手头上有的资料复印给我。我当时作为年轻的业余漫画作者,能看到精彩的外国漫画,真是受益匪浅。从此,我们就成了忘年交,时常保持京沪两地的漫画联系。


2016年夏拜访方成先生,时年方老98岁,还要与我扳手腕


这么多年来,每次我到北京出差开会,总要抽空去方成家里拜访老先生。近几年方成有些耳背,我无法直接与他联系,都是预先与方成的儿子继红或方成家里的保姆小张联系好,约定时间登门拜访。

2016年夏天,那是我最后一次与方成见面。我与山东漫画家黎青约好了一起去看望方成,一进门,见方成正在沙发上坐着候客,他看见我们来了,马上直起身子,从茶几上拿出一本硬面抄,让我们两人把自己的名字、日期都写上。我故意逗他:“方老,还记得我是谁吗?”他依然声若洪钟:“当然记得,你是郑辛遥!”他念了二遍我的名字,然后招呼保姆小张,从房间里拿出他的书,一笔一划认真签上自己的名字送给我们。


2018年6月10日,方成先生百岁生日留影


聊到兴起,方成当场唱起了用《两只老虎》曲调改编的《国民革命歌》。而后方成主动提出要与我扳手腕,那时他都已经98岁高龄,手劲儿还挺大,一点儿都不服老。在座的黎青立刻拍下照片,定格下这珍贵的瞬间。我到上海后,还把这张照片发了朋友圈,引来了许多点赞和评论,大家都祝福方老健康长寿。有一位朋友还说:“辛遥,侬胆子大的,一不小心弄伤老寿星的手,事体可大了。”我赶忙回复他,不过是摆摆样子,让老人家高兴的。


1987年第12期《漫画世界》以方成作品《过磅》为封面


2010年,方老为郑辛遥《智慧快餐》漫画展题词 


近两年,方成的家人为了让他保持健康,督促他每日写一幅字或画一幅漫画,这已经成了方成每天必做的功课,有时候是一句成语,有时候是一幅自画像,也有时候是弥勒佛等造型的漫画。方成画画不用打草稿,都是一气呵成。他的儿子继红几乎每天都要将方成当天的作品发到朋友圈。继红每周还要发几次方成画画写字的小视频,漫画家们都非常期待和关注,如果两天不见照片和视频,大家会惦记着,纷纷给继红留言要求更新。两年前,老先生还专门写了一幅"仁者寿”的书法作品,让继红寄给我,敦厚的楷体苍劲有力,我视为珍宝,收藏至今。2010年他还特地为我的(郑辛遥《智慧快餐》漫画展)题词。



2016年6月24日,我在方老家中合影留念


沈天呈


1982年,我画了漫画《“三光”政策》,讽刺日本当局对侵华史实,采取“撕光”、“改光”、“擦光”的卑劣行径。作品寄到人民日报,8月15日,作品发表了,上海及全国的许多报刊都转载了。当时在人民日报国际版当编辑的方成老师,给我寄了样报和来信,他鼓励我,要多画国际漫画。我才知道,那幅画是经方老的手发表的。隔了一年,方老到上海来开办漫画展览会,在画展上,我看到了著名的《武大郎开店》、《不要叫老爷,叫公仆!》、《神仙也有缺陷》等脍炙人口的漫画作品。展览后,上海市工人文化宫漫画组,把方老请到文化宫去讲课,我们又聆听了他的创作理念,领教了他幽默而风趣的讲话口才。

1984年,我与方老,同为第六届全国美展评委,更是得见他对各地的作品的评述和见解。他在评画中,有见地,但很平和,不会格杀,总是想怎么把作品改观完善过来。他是广东中山人,很多时间住在深圳,他又是画又是写,他与相声大师侯宝林很要好,常常说着说着就来了个段子,抖了个包袱。他身体很好,八十多岁还骑自行车,他说,人民日报住地大,从宿舍楼到食堂太远,骑车方便。我问他,你的健康秘诀是什么?他回答说,一个字:忙!仔细想想,还真是有道理。走南闯北,四处讲课,应约画稿,编辑出书,自然是越跑越精神了。

2007年,九十岁的方老给我来信,他建议上海建立一个“漫画博物馆”,因为上海既是中国漫画的诞生地,又是漫画曾经取得重大发展和辉煌成就的地方。

方老认为,漫画是国家、社会文明高度发展而产生的一种绘画形式,对国家、社会的继续向前发展,无疑是起到促进作用的,而且它还是为广大群众所喜爱的艺术品。因此,许多国家很重视漫画,建立了各种形式的漫画博物馆。

方成先生的漫画,多是用国画方式绘制的,在创作漫画作品的同时,他又创作了许多水墨作品。鲁智深、铁拐李、钟馗等,都是他经常的水墨题材,他与王林先生合作举办了多次水墨漫画展览。

2004年应上海朵云轩和上海首届国际艺术节组委会邀请, 在上海朵云轩举办“方成王林水墨漫画展”, 并举办《方成王林水墨漫画》大型画集首发式和作品研讨会。

2008年,方老应上海图书馆邀请,来到上海,他要我去他下榻的宾馆去聊聊,我顺口就提出向方老索要墨宝,他笑笑说,咱们交换,交换怎么样?我马上说,好呀,一定!正好上海城市管理学院院长王其康先生,邀请方老聚聚,请戴敦邦先生及正好在上海的庄锡龙先生同聚,我兴匆匆地带上一幅我的水墨,去图书馆宾馆,见了方老,我即刻将我的画交给他指点,他连连说,好,好,漫画家就是要运用多种手段来表达。我说,我可是来“抛砖引玉”的,方老笑了,取出一个信封,说,早准备了。我取出一看,是一幅鲁智深水墨画,眼神炯炯,动作张力,我拱手致谢,将信封插在外套的口袋里。陪了方老到一餐厅里,坐下后,将外套脱下挂到椅子背上,突然发现我那在外衣口袋里的信封不见了,四处寻找,不见踪影,这才想起,我扶了方老走上几个台阶的时候,有人从我身边“擦”过,他肯定以为这信封里面是…,王校长又问,会不会掉在宾馆,又打电话到那去问,锡龙兄又问,会不会拉在汽车上,方老笑了,说,不就一张画么,不要影响我们的情绪,到北京我再给你一张不就行了?来来,坐好,举杯,谈我们的。果然,过了一个星期,我收到了方老从北京寄来的墨宝,还是那精神十足的鲁智深,只是画张比原来的还大了。



我与方老的合影


禹天成  (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


画里画外话恩师

——著名漫画家禹天成追忆方成先生

徐敬东   徐忻炜

 

2018年8月22日,漫画大师方成走完100年的精彩人生路,在北京与世长辞。江苏著名漫画家禹天成与方老有着深厚的师生情谊。近日,他充满深情地回忆了方老的艺术成就、人品修养以及他们之间交往的轶闻。


方老指导漫画工作


幸遇艺术引路人

禹天成与方成先生结识已经20多年了。1995年2月19日,《方成漫画展》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在开幕式上,禹天成第一次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方成先生。次日,禹天成按照与方老的约定,带着他创作的几幅名人肖像漫画来到南京和园饭店向方老求教。两位年龄相差近半个世纪的漫画家,像一对老朋友,相谈甚欢。方老对禹天成带去的几张写意肖像非常感兴趣,他诚恳地指点禹天成:“漫画肖像是比较难掌握好的一门艺术,不但要求像,还要求画出精神,如加上中国画的墨趣,造型上有美感那就更好。你的画用夸张手法用的很好,是有基本功的。”方老的话使禹天成茅塞顿开。因为,禹天成当时虽然在名人肖像漫画创作方面已经取得了一点成绩,但是刚过而立之年的他,在艺术表现方法上遇到一个“瓶颈”。他在创作中尝试过水彩、水粉、钢笔、水墨等近10种绘画技法,面对如何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使自己的作品具有显著的“辨识度”等问题,禹天成感到有些困惑和彷徨,他非常希望得到一位“高人”指点迷津。方老的点拨,顿时使禹天成觉得自已找到了在艺术道路上继续前进的方向。从此,禹天成遵照方老的教导,在水墨大写意肖像的创作中努力探索,开拓出属于自已的一片天地。

随着交往的加深,方老对禹天成探索水墨大写意肖像技法的执着精神非常赞赏,并多次给予指导。听说禹天成要办画展,方老欣然为展览题字“ 天成漫画作品展览”。知道禹天成要出版幽默漫画选,方老挥毫题写“幽默天成”的书名。同时,作为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的老会长,方老对禹天成负责编辑的《江苏工人报》漫画版给予了关注和好评,还特地为漫画版题写了“幽默天地”的版名。 


中国漫画,向前!向进!


“火车头”引领我们永向前 

近十几年,由于工作的关系,禹天成和方老有过多次合影的机会,但禹天成对其中有一张合影尤为珍视。那是2005年4月,方老和禹天成作为评委,一起在浙江缙云参加了第十五届中国新闻奖漫画作品复评暨2004年全国新闻漫画作品年赛评审工作。评审工作告一段落后,主办方邀请评委们到缙云的老街参观。当他们一行人走进一个很有特色的古宅时,观察力敏锐的禹天成发现走廊的地上放着一排小竹椅,十分可爱。他灵机一动,请身边的方老坐在第一把竹椅上,体验一下童年的快乐,他和另一位评委坐在方老身后的竹椅上。这个看似偶然的排序,却产生了一种意外的戏剧性效果。他们几个俨然坐上了一列小火车,方老就是火车头。几位带相机的评委眼急手快,纷纷按下快门,抢拍了这张有意义的照片。欢声笑语中,大家不约而同地对照片的含义作出了解释:方老正领着我们中国漫画队伍向前!向前!

确实,这张照片是方老在漫画界的地位与作用的真实写照。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方老作为水墨漫画的创始人之一和领军人物,创作了《武大郎开店》等大量优秀漫画,他的作品具有浓郁的中国特色和鲜明的个性,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也在漫画界产生了重要影响。特别是他在水墨漫画方面的创新引领作用,感染帮助提携了许多漫画后起之秀。禹天成就是幸运者之一。


抓拍方老骑单车


留下健康、阳光的瞬间

方成曾经在70多岁时画过一幅自画像,画中是一个老人骑着自行车,车上还带着很多书和画,方老在画中写道:“生活一向很平常,骑车画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看来,骑车一直是方老的养生秘诀之一。禹天成没有想到,10多年后,他竟还有机会用镜头记录下方老骑车的生动情景。

2006年3月,禹天成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第三届理事会。一天中午,方老与代表们一起在《人民日报》大食堂用餐,大家谈笑风生,兴致浓浓。午餐临近结束的时候,方老因有事,和大家打招呼后提前离开。不一会儿,禹天成和代表们用完餐也站了起来,走向了食堂大门口。不知是谁惊呼道:"快看,方老!”禹天成顺着大伙手指的方向看去,门外七、八米处,方老正推着自行车准备回家。这位年近九十的老人居然还骑自行车出行,真令人敬佩!出于记者的职业敏感,禹天成下意识地拿起胸前挂着的相机,对准了方老正推车前行的方向。方老似乎是在配合禹天成,只见他“噔”地一下飞身上车,动作连贯潇洒。说时迟那时快,“咔嚓”,禹天成按下了快门,一幅生动表现方老健康、阳光生活状态的新闻照片就这样创作出来了。

禹天成不无自豪地告诉我们:从那以后,他作为新闻漫画研究会常务理事每次赴京开会,代表们只要看见这幅照片,都会夸他抓拍的瞬间是那么生动和真实------

斯人虽去,艺术永存。我们相信,方成先生在80多年艺术生涯中创作的那些构思奇崛,内涵丰富的艺术精品,将永久地留存在我们的心灵深处。


2005和方成老师一起担任中国新闻漫画奖评审(左一方成老师、右二本人、右一山东省漫画协会主席黎青)


1995年,我成为方成老师在南京的江苏省美术馆画展上第一个观众,并赠送我为方成老师绘制的漫画肖像


方老为我题词画册名《幽默天成》



我与著名漫画家方成、缪印堂在中国美术馆交谈


罗琪 (江西省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主任 


我与方成的一段漫画缘


8月22日,著名漫画家、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方成于9时54分在北京友谊医院去世,享年100周岁。方成先生与华君武、丁聪被誉为中国漫画界三老,方成先生的去世带走了中国漫画的一个时代。在我青少年时期我就被华君武、丁聪、方成的漫画作品所吸引,我步入漫画艺术创作也与他们的影响有关。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报纸上看到方成先生创作的漫画《武大郎开店》深深打动,这幅漫画反应的内容是社会上对人才的压制,武大郎开的店招工条件是凡事比他高的人都不要,漫画呼吁社会尊重人才、尊重知识,讽刺中不乏幽默,我被这幅漫画艺术的魅力打动,从此我开始了漫画艺术的创作生涯。1999年我出版了我的第一本漫画集《罗琪漫画》,该书由华君武先生题写书名,我冒昧地给方成先生寄了一本《罗琪漫画》请他指教。半个月后的一天上午我惊喜地接到了方成先生打来电话,他说收到了我的漫画集,内容和形式都不错,并鼓励我继续努力,创作更多更好的漫画作品。 同年9月6日,方成先生寄赠了一本他最新出版的漫画理论书《方成谈漫画艺术》,在书的扉页上签名写下了“罗琪同志指正,


2000年,中国美术馆,方成先生与我交流并点评我的参展漫画


我与方成先生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中国美术馆,2000年12月1日我应邀出席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中国漫画大展”开幕式。就在这次展览上我见到了方成先生。那天由于住的地方离美术馆较远,加之路上堵车我到的比较晚,美术馆的大厅里人头涌动,我国漫画大家华君武、丁聪、缪印堂等都来了,开幕仪式简单而热烈,站在主席台的有华君武、丁聪、方成,经主持人介绍我认识了方成先生。方成先生当时已是82岁的老人,但身体硬朗,身材高大,他虽然是广东人,却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他握着我的手说,罗琪同志身残志坚,他问我坐着轮椅画画会不会很困难,要注意休息,劳逸结合。他说他每天都锻炼,外出一般都是骑自行车或步行,已经成了习惯。他说这样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观察生活。我请他来到我的作品前,他站在我的作品前凝神看了几分钟,回过头对我说,你的作品有自己的漫画艺术语言,独具个性,但在创作技法、形式上还要不断提高,虽然作品入选了全国展览,在内容和形式的结合上还要不断完善。他结合我的作品谈了“漫画的评议、漫画的诙谐、漫画的艺术夸张、漫画的比喻、漫画的构思”等等,我认真聆听了他的指导,受益匪浅。他说这次参展的作品质量很高,你认真看看,多向他们学习。我和家人看完展览后离开美术馆,刚走到美术馆门口就看到方成先生从展厅里追出来,他大步流星走过来,手里拿着张名片,他说刚才忘了给我名片,有名片以后方便联系。此刻,我顿时感到一个漫画大家的为人是如此的谦和。


《方成谈漫画艺术》


1999年9月6日,方成先生亲笔签名赠书给我


几年后的2004年,“子恺杯”中国漫画大展在中国美术馆展览,我的漫画作品《良知》入选展览,并出席了画展开幕式。记得方成先生因故没有参加开幕式,我与他的见面是在北京金台西路2号的《人民日报》社大院,大院里面有一个小公园,公园里有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环境优美,他说坐在这里谈艺术很不错。他带来了他的一本漫画书和一些漫画资料,他说这些书籍你带回去看看,对你会有帮助。随后我们坐在一起谈艺术、谈人生,我向他详细汇报了我的经历。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快两个小时了,我和家人起身告辞。打那以后虽然我们见面不多,但每次方成先生出版了新书总是会记得签名寄给我。

而今,方成先生走了。但先生的作品与他的精神将与世长存!


我珍藏的方成先生名片


(作者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省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主任、全国自强模范、北京奥运会火炬手、河北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2018年7月17日,我去北京友谊医院看望方老师父,师父面带微笑。


张汉忠


2018年7月17日下午3点,那天下着大雨,我去北京友谊医院看望方老师父,他还和我扳手腕呢,咳!现在他却走了……


我双手紧握师父的手


我的徒弟们给我的师父献上美丽的鲜花


2018年春节期间,我去方老师父家中拜年


师父手捧旺狗吉祥物,非常高兴  


合影留念


老毕让我带“星光大道”问候方老


2017年中秋节,看望师父,仍是要扳手腕,这是数年来的见面礼



2011年,我将漫塑送给方老,他很开心


魏君丽


2011年我与朱森林老师、刘淑云老师一起去北京拜访方成老师,并邀请方老给朱老师的新书写序,方老热心地一口答应了,我们真切感受到方老对漫画人的提携、鼎力相助和对漫画事业的热情支持!


我、刘淑云、方老、朱森林合影


在去北京的前一段时间,我精心地给方老准备了一尊漫画雕塑,准备给他老人家一个惊喜。方老看到自己的漫画雕塑,开心得像个小孩子,夸我把他自己做的这么年轻帅气,我说,希望您永远年轻,希望方老青春永驻!

他说是第一次看到能把肖像漫画变成立体的塑像,很是惊叹,他说这是肖像漫画发展的一个崭新行业领域,希望我多出好作品!看到方老爱不释手的样子,我们大家都很开心!


我创作的方老漫画雕塑


在方老的鼓励下,经过我多年的学习钻研,创作了大量漫画雕塑作品,同时培养和传承了一批漫画雕塑学员,已经进入市场,当前,漫画雕塑已经是一个新兴的行业,学员们走到哪里就把快乐传播到哪里!我们用自己的作品给老百姓一个开心的笑,也让我们漫画人获得满满的成就感!再次感谢方老的鼓励与赞美带给我们澎湃的原始动力!

如今,方老已经离我们而去,留给世界的是一片开心与快乐!衷心祝愿方老走到哪里就把快乐带到哪里!他就是我们快乐的使者!



方成老师给我题字


俞寅一


1997年5月,首届全国十四沿海城市“宁波杯”新闻漫画研讨会在宁波日报社召开,我有幸与方成大师见面,並和他老人家多次合影、交流。第二天,宁波报社举办与方老一起现场作画交流会,我大胆请他给我题字,他挥毫写下了“寅一漫画”四个字。那年,方老才八十开外,身体健壮,气色红润。他十分和蔼、爽朗,也非常随和,大家向他索要他的自画像,几乎有求必应,三划两下就能画好,满足敬仰他的漫友需要。

时光荏苒,一晃21年逝去,今悉闻先生百岁仙逝,令我扼腕。愿先生在那个世界依旧康健,笑逐颜开,依旧漫画,笔耕不止。

方成先生千古!

(浙江)俞寅一  叩首

2018年8月26日


方成题的字


我与方成的合影


方成等漫画家与宁波漫画同仁合影


方成、朱根华与我合影


方成在观看辛墨的肖像漫画


方成在漫画交流会上挥毫作画



方老为大赛画册的题词


陈莲


2007年,“回澜杯”全国第二届中小学生漫画大赛暨全国首届中小学漫画教育论文评比活动中,方老为本次大赛画册题词。



我与方老在中国美术馆合影


林忠业


2000年12月1日,我的漫画作品入选第三届中国漫画大展,并在中国美术馆展览,在展览现场与著名漫画家方成先生合影。



方老题词“鲤鲲美术馆”


李坤


2017年1月31日,北京市朝阳区金台北街,99岁方成前辈为“鲤鲲美术馆”题词。



我与方老合影留念


杨再琪


那年,在北京,参加全国水墨漫画研讨会,有幸与方老同会,留影为念。十多年了。



方成给我的回信


赵雪峰


雪峰同志:

信收到了,你这些画我看了都喜欢,漫画艺术造型是很难掌握好的一门艺术。不但要求像,还要求画出幽默感,看了令人觉得有妙趣,要从不似中看出似来,并有美感才好。

画是用夸张特点的方法以出奇,由此显出手笔之巧。姜文、陈裕德、王景愚、项堃都画得挺好,其中有的人像貌我不十分熟悉。大体看得出,郎静山我更不熟悉他的相貌。有几幅不理想,如蒋兆和,我是熟知的,面貌画得像,但神情不像。他是一位很朴实的长者,看表情却不像是他的,葛优和陈强画得虽然像,但缺乏美感。不妨另画(陈强画得不算像)。

《无题》的艺术构思是好的,画面效果近似王树忱的一幅画,因此减弱了动人之力。也不妨另画。把画面改一下。

上述意见供参考,因为我有几件急事须立即办,信就从简了,请原谅。

 

敬礼                

方成

1994.9. 15



方老题词“小漫画家”


王山甲


还记得三年前,通过好友立军兄,请方老为我所创办“山甲少儿漫画培训教育”题字。方老写出美好的意愿,希望学生们通过认真的学习,都能学有所成,成为“小漫画家”。方老严己宽人,对晚辈,学生均无私指导,认真教诲。愿方老一路走好!



2004年8月,北京,方老光临自由漫画联盟展位指导工作


蒋立冬


14年前,由中国少年先锋队事业发展中心、中国动画学会主办的首届中国青少年动漫艺术博览会于2004年8月15日至22日在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举行。自由漫画联盟作为本次展会特别邀展专业网站,率团参加了本次博览会。8月15日上午10点多,武建军、魏铁生、张晓冬等漫画家正在现场绘制漫像,展位观众水泄不通,方老光临自由漫画联盟展位指导工作。


2004年10月,上海,方成为我签名画册


2004年10月16日,应上海朵云轩和上海首届国际艺术节组委会邀请, 在上海南京东路朵云轩举办了“方成王林水墨漫画展”, 并举办《方成王林水墨漫画》大型画集首发式和作品研讨会。展会现场,方成前辈为大家签名画册。

深切缅怀并感谢方老对漫画事业的支持!



吉建芳3.jpg


吉建芳


方成走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8月22日,中国漫画史上广为人知的经典作品《武大郎开店》的作者、著名漫画家方成先生辞世。一时间,从中国美术界到社会各界纷纷发声,深情追忆这位百岁老人和他的艺术人生。

方成先生既不姓方也不名成。方成,乃先生的笔名,是之一,而不是唯一。先生本姓孙名顺潮,祖籍广东,生于京城。一生著作颇丰,漫画创作尤甚,但却并不仅仅只是一位卓有成效的漫画家,杂文、相声、小品和其他艺术创作同样成绩斐然。借用“标题党”的话说——“这位武汉大学化学系学生的漫画,治愈的不止是一个朋友圈”,而是一个世纪,从民国到新中国,从解放前到解放后,从改革开放到“一带一路”……

方成先生或钢笔或毛笔绘制的线条,粗细自然,顿挫有力,毫不犹豫。每一幅画看上去都构图协调,留白和谐,简约,而不简单。真可谓多一笔嫌繁,少一笔则过简。用最为简洁的笔触,以笔为刀,入木三分甚至五分地刻画出先生所处的时代,和那个时代以及这个时代的世相百态和人情冷暖。其中许多作品,并不因时代的变迁和岁月的更迭而有任何过时之感。相反的,它们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坚定地站在那里,客观而又理性地警醒着一代又一代人。发人深省,令人深思,让人过目则难忘。

方成先生被誉为是中国漫画界的常青树,和丁聪、华君武一起被并称为“中国漫画界三老”。2010年6月23日,华君武先生去世。在他去世前一年的5月26日,丁聪先生先他一步离世。如今,随着方成先生的离世,中国漫画界曾经的“三老”都已作古,中国漫画史又翻过了一页。而那一页,象征着一个时代,一个真正意义上“先生”、“大家”和“漫画大家林立”的时代。许多东西,再也回不来了,而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所有的所有,都一去不再复返。

是不是有些忧伤?!

斯人已逝,作品还在,惟用积蓄已久却仓促而就的几行文字,聊表一个晚辈无比悲恸又敬仰的膜拜之情。先生对艺术坚持不懈的执着追求和持续不断创新求变的探索尝试,如同暗夜里的一座灯塔,时刻照耀着后人前行的航程。

纵观方成先生几十年来创作的众多漫画作品,每每总是构思精巧匠心独到,内涵丰富又耐人寻味,有的看后发人深省引人思考,有的看后让人忍俊不禁忍不住会心一笑,而它们,无不值得人一看再看,反复品咂。哪怕时隔多日后再去翻看,仍然会忍不住为先生的奇思妙想击节赞叹,甚至在时隔多年后再去阅读,仍会有历久弥新之感,甚或至于可能还会有更多意外的发现。

先生的漫画,既有单幅漫画也有连环漫画,既有新闻漫画也有生活漫画,还有以钟馗、李逵、鲁智深、布袋和尚等广为流传的人物为题材创作的,类似于文人画而又有别于一般意义上文人画的水墨漫画。先生的水墨漫画跟众人最大的不同,是先生的作品除却标题外,画面上多配以寥寥数语,那些话语看似漫不经心信手拈来,实则无一不是先生多年艺术积累和人生历练的结晶体,往往起到不可多得之画龙点睛的效果。绘画形式多变亦多样,继承传统但却并不拘泥于传统,是一种在传统意义水墨画基础上的再创造。

那幅针砭时弊几十年来一直脍炙人口的漫画《武大郎开店》,不愧为方成先生的经典之作,简直绝了!“我们掌柜的有个脾气,比他高的都不用!”意蕴深刻,含蓄冷静,绵里藏刀。尤其是店堂门口的那副对联——人不在高有权则灵、店虽不大唯我独尊,横批:王伦遗风。画上的文字一语中的,一针见血,辛辣有味。借用人们耳熟能详的艺术形象进行艺术再加工,达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深刻效果。

即便同一题材的漫画作品,从主体造型到画作配文,每一幅都不尽相同,乍一看上去似曾相识,但定睛一看就会发现其实并不一样,甚至于可能一幅比一幅有颇多新意。如先生画的鲁智深,一幅题画文字为“花和尚,名为和尚不是和尚,一片佛心象真和尚。”另一幅则题曰“这个和尚不寻常,相貌堂堂武艺高强,胸怀侠义好心肠,三拳放倒郑老关,两手倒拔柳垂杨……”还有一幅则题为“提辖逼上五台,剃光脑袋扮成和尚,走下来依然旧时风采。”有没有被方成先生无处不在的幽默感电到了呢?!

画中的鲁提辖,一幅是禅杖霸气侧漏地斜呈于画面中间约略偏下的位置,右手紧握禅杖,左手正撩右手衣袖,浓眉倒竖,一双圆睁的怒目斜看向左后方;一幅是让人看了发憷的禅杖被置于身后,一手握着禅杖,一手则叉在腰间,双脚分开站立,俨然泰山压顶之势。

而先生在一幅济公的画像上题字云“我爱济颠幽默大仙,不摆架子深入民间。”你懂得!先生此语既是在说画中人,但却不并惟画中人,大有曲径通幽绕梁三日不绝之感。

方成先生所画的钟馗,同样神情样貌和服饰造型变化多端,而且题字亦五味杂陈,三鲜味番茄味孜然味麻辣微辣特辣超级特别非常辣!有的题“入此新宅,无病无灾,钟馗在此,鬼不敢来。”有的题“钟馗名声大,端午除夕张挂,为的是降福祛邪,鬼们见了害怕。”有的题“自写钟馗意无他,自古黎民慕豪侠,更喜此君能下跪,挂入寻常百姓家。”还有的题“钟馗想喝酒,无须巧安排,后门开条缝,自有鬼进来。”或风趣幽默,或对仗押韵,或朴实素雅,或寓意深刻。不由你不服!

方成先生高山仰止,而我等后生晚辈距离山脚尚且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