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竞赛
  • 观点
  • 漫画节
  • EN

王复羊的人格魅力——追思漫画家、中共党员王复羊老师(1935—2008)

2021-04-02

篇首语:漫画家王复羊是为中国共产党争光的人。

 

郑化改 文


      

13年前的2008年1月15日,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主任、中共党员王复羊老师与世长辞。


他的逝世,使许多与他无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内心隐隐作痛,且时间持续很久。


这种现象在中国近现代漫画史中极为少见。


我想,做人要是做到这份上,算是做到家了。


我是1986年5月与王复羊老师相识的。在22年的交往中,他以自己的言行,无声无息地向我传递着如何做人的信息,这种信息对人具有滋养的功能。



  

一、在他面前说话不用设防

 

他是一个很静的人,静静地倾听对方的谈话,静静地关注对方的安危冷暖,并静静地为别人做着解忧除困的事情。


在他面前说话可以无所忌惮。说对了,他向你投以赞赏的目光;说错了,他会微笑地注视着你,尔后慢慢地谈出他自己的见解。正因为如此,我这个比较木讷,嘴巴比较笨的人,在年长我20岁的王老师面前却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就像在自己家中对长辈倾诉衷肠…… 我明白在他面前不用设防……不会受伤。


中国有句成语叫“与人为善”,王复羊老师是这句成语的践行者。

 

  

二、未婚妻崔振国为他赴汤蹈火

 

王复羊老师曾经历严酷风霜,但从他嘴里从没有吐露过。


我从史料和别人的口中得知,1957年,22岁的他因一幅漫画被错打成“右派”到青海一待就是22年。他的女友崔振国是在他被定为“右派”之后,毅然与他成婚,加入了流放大西北的行列……


现在五十岁以上的人都知道,在当年的政治狂暴中,有多少结发夫妻,一方遇难,另一方避之不及, 坚决“划清界限”,而一位出身好,又是入党培养对象,且在首都北京当美术编辑的姑娘,为了这名“右派”却毅然愿意与其赴汤蹈火……


 

三、特殊的婚礼

 

他的好友,漫画家李滨声的回忆录里记载着一场“特殊的婚礼”:1958年1月某日,北京西裱褙胡同一家小吃店里,包括新娘和新郎在内的七八个“右派”围在一张桌子旁,每人一碗四川担担面,还有两个小菜,举行了令鬼神都会为之动容的婚宴。婚宴过程当中,每当小吃店的门响一下,参加婚宴的这几个“右派分子”都会不约而同地把脸转向门口,看看进来的是不是本单位的人。这是一种战战兢兢的,新娘和新郎都不敢戴花的婚礼。


可以说,共青团员、入党苗子、根红苗正的崔振国此举,无疑对王复羊的愁苦起到了稀释的作用。


随后,处于祖国大西北的青海西宁,又多了一对儿患难夫妻。



四、重回北京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王复羊老师的冤案得以平反昭雪并被调回北京,随后他陆续挑起了北京美术家协会和全国漫画的组织工作。中国美协漫画艺术委员会1986年成立后,他先后担任副主任、主任。


自他从大西北回到北京后,中国漫画发展处于很有利的政治环境。当时漫画艺术委员会还没有秘书长的编制,他身为副主任,却担负了大量、琐碎的事务性工作。这期间漫画界的各种活动异常频繁,第一届漫画艺委会从1986年到1999年底,作为副主任的王复羊老师起的作用非同寻常。2000年成立的第二届漫画艺委会,他既当主任,又肩负秘书长的事务,相当累。



  

五、“你能不能为艺委会做些事情?”

 

2000年初的一天,王复羊老师打电话问我:“你能不能为漫画艺术委员会做些事情?”我回答:“部队平时的工作非常紧张,不过双休日和业余时间还是可以做的,有事你就说话”,他没再说别的。


我想,可能是有些材料需要打印或其他一些勤务,如回信、发通知之类的事情。没曾想,一个月后,中国美协来函通知:我被聘为中国美协第二届漫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王复羊为主任。该届漫画艺委会无论是在成立之前还是之后,他都没有对我说过他是如何提携我的,更没像当今社会上有些人那样,编造出“别人如何阻挠你,我是如何支持你”的谎言来暗示你要永远效忠于他。


王复羊老师的话语总是那么少,少的不能再少......




六、“化改!你听我的!”

 

漫画艺委会出版的内部交流报纸《漫画艺委会通讯》的编辑工作虽然由我做,但他撰写的稿件相当多。


2006年的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中国美协要求每个艺委会上交一份《五年工作总结》你写一下吧。”于是我写了万余字的《漫画艺术委员会五年工作报告》,他仔细修改后,在最后一行字的末尾,工整地补上六个字“撰稿人:郑化改”。


我说:“漫画艺委会的工作总结,要署名的话也应当写主任的姓名呀!”他把脸一耷拉,严肃地对我说:“化改!你听我的!”


他就是这样极其尊重别人的劳动,却抹去自己曾经劳动过的痕迹。

 

  

七、他再次皱起眉头说:“你就听我的吧!”

 

多年来,每次布置漫画展览,他都亲自参与安装镜框和悬挂展品的劳动。每当参展作品的布置工作接近尾声时,细心的人都会看到这样一幕:王复羊把他自己的作品从比较显眼的位置悄悄取下后,拿到展厅比较靠后和偏僻的角落,原来的位置换成一幅青年人的作品。有次,我为了避免他再次把他自己的画挂到角落,曾上前阻止,他立刻皱起眉头严肃地对我说:“你就听我的吧!”


这之后,再布置各种漫画展览时,我就任凭他安排了。于是历届画展的观众进展览大厅后,不容易找到王复羊的作品。


他是一位“见名利就往后躲的人”。


 

八、说话负责的人

 

王复羊1979年在青海西宁《青海日报》社入党,随后不断被评为市级优秀党员和省级劳动模范。


平时他从不随意评判任何事情,更不会信口开河地发牢骚。对于过去所遭受的冤屈和磨难,他从不提及。人们所能够知道的只是:掏大粪、干农活、读名著。


他是一个很能团结人的人,在与他的交往中,人们从没有听到过他在私下嘲弄和奚落别人的只言片语。当别人对他谈及另外某个人的缺点时,他不会继续引导你说下去,或把你说的话语拿去“出卖”。


他也从不瞎许愿,凡是他答应过别人的事情,都会按时做好。别人向他求画,他总是按时完成,而且还主动画画送给要好的朋友。


如今社会上,常有些端着架子的画家,在别人求画时故意搪塞敷衍谎称:“好的!过两天给你画!”尔后再无下文。而王复羊却是说了“过两天画”就真的画,他是一个从不食言的人。


我从没有向他要过画,但他却主动送给我两幅他亲手画在托片上,不用我装裱的画。


与这样的人交往,我有一种满足感。这种满足感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漫漫积淀而成的。


 

九、220张作品小标签

 

2004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第5届中国漫画大展》之前,不习惯使用电脑的他和妻子崔振国手工制作了200多张作品标签。就是将我以前曾打印在A4纸上5号字的《参展漫画目录》拿到复印门市部用复印机放大成2号字大小的纸片,用剪子将漫画标题、作者姓名分别剪成小纸条,再用小镊子将糨糊涂抹在小字条背面,一条一条粘在标签的不同位置上。可以想见,二百多张标签至少要粘贴千余张小字条!我知道后吃惊地说:“您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这应当是我做的事啊!”他笑着说:“突然想到还应当有标签好,而且还需要有‘中国美术馆’图案的标准型标签,这些我家里有。你单位距离市内那么远,部队工作又忙,我再让你为这点小事儿跑到市内多不值得”。


 


  

十、“中国工笔漫画”的典范

 

王复羊1935年生于辽宁大连,1951年从鲁迅文艺学院美术系毕业后担任《东北画报》社美术编辑,1953年担任《北京日报》社的美术编辑。他因科班出身,有着坚实的美术基本功。他的漫画,个人风格异常鲜明。他用飞动流畅的钢丝线来表现人物,汲取了中国年画和中国工笔国画的养分。其作品中有明代画家陈洪绶(1599—1652)的影子和清代画家任熊(1823—1857)的丰韵,更有天津杨柳青年画的神采。


任何一件绘画作品,都是由画家的艺术天资、人文修养、社会阅历、地域环境、时代环境、个人哀乐、人格特质,交叉碰撞和相互融合的结晶体。王复羊的作品的品位之高,与他的人品有很大关系。

 



  

十一、帷幕后的漫画大家

 

中央电视台新址的设计,很张扬很怪异。用建筑行业通俗的设计理念称为“尖叫”。


而天安门广场上那座观礼台,一般不被人注意。它却曾获得新中国建筑设计大奖。它的魅力在于其颜色与天安门紫红色的墙壁混为一体,让人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在国家重大庆典活动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王复羊就属于这种建筑类型的人。


他为人处事非常低调,从不自吹自擂,更不以漫画艺委会的老大自居。他是:好事来了向后撤,灾祸来了向前冲的人。


他甘做人梯、甘做绿叶,用双手托起漫画新人,用双肩扛起中国当代漫画事业的重担,他是中国漫画舞台帷幕后面的大家。




  

十二、难忘的诀别


在王复羊老师去世的前几天,躺在病床上的他看到我进病房后,第一个动作就是把插在他鼻孔中的输氧管拔下,保持坐姿,用很微弱的声音与我交谈。消瘦的面部还是那样宁静、慈祥。他仍像以往那样,静静地倾听着我的谈话,静静地关注着我的安危冷暖……


在病魔面前,人的生命是十分脆弱的,73岁的王复羊对此十分达观,他那深邃如深潭清澈的眼神里露出的尽是暖暖的光。


其大将风度、大家风范在如此境地里更加彰显,更加撼人心魄。


我起身告辞时,已经不能坐起来的他,挣扎着面向我挺了挺脖颈,用他那充满慈祥的眼神向我传递着呵护的信息......


当时我面向他退出病房,谁知这一幕竟成我们的诀别。



十三、“青海对我们不薄”


 “送君送到大路旁,君的恩情永不忘。送君送到大树下,心里几多知心话”。太多受他恩惠的人们有太多话还没向王复羊老师倾诉呢!


在北京老山骨灰堂的院子等待取骨灰时,我问王复羊的妻子崔振国老师当年他们在青海的境况。她第一句话是:“青海对我们不薄”!


是啊,我明白这也是王复羊老师的所思所想,这对儿患难夫妻始终感到党和人民对他们不薄,所以王复羊没有任何怨言,数十年似春蚕吐丝,丝尽而终。


据说中国古人有一说:羊是大美的!王复羊先生名字有“羊”,“大美人生”是他的真实写照!


篇尾语:为什么此时已泪流满面,因为我深深热爱这样的人。




 






 

   



 

2021年4月2日(清明节前)写于北京西山


新闻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