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我要投稿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观点 > 创作漫谈

诗意的漫笔行进在现代构成中

——吉建芳漫画创作审美初议

2013-03-29 11:15:54 | 关注() | 评论(0)
  •        鼎鼎大名的作家王蒙,近有“王道系列”8本(《我的人生哲学》、《读书解人》、《红楼启示录》、《老子的帮助》、《庄子的快活》、《庄子的享受》、《庄子的奔腾》、《中国天机》)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其每本书的插图,均由年轻的女漫画家吉建芳插图,不由我对这位一下厉害起来的女漫画家,多了一份审美的沉思。窃以为,吉建芳的漫画之所以能让王蒙这位大师之眼青睐,主要在于其漫画之笔能完全发自内心之自然,且有其学养与情趣垒筑构境,不啻在现代审美与前卫探索中,自成一份当代艺术中的文人漫画。
     
      吉建芳为王蒙大著插图的特点,是理解后的创想。一个画家的画境,可以也基本是自由驰骋中的发挥,但若为书配图,则便有了一条无形的羁绊。当然,若你发挥得好,便既可借梯登高,又可戴着镣铐跳出最美的舞蹈,而吉建芳,正以初生牛犊不畏虎的胆量,为我们昭示了为艺为文的互融与创新之果。
     
      如图解老子,《知美即恶》,高挑的向日葵中心形相著一骷髅,其升华的要义,在于辩证中之真的要素显现。《天地不仁》一指冲天,指冠有众人之口与一朵心花的书,渗出三个哲学的辩证阶段:手指:实践——众口:弘扬——心花与书:最高境界,非常睿智又非常漫画式地给予艺术表达,仁在于本真,天地在于伪美(大),而吉建芳采用一指冲天之构图,正是直指自然与现实世界之本义,是直截了当的。我们知道佛家的一指禅,尚有一切倾向(归于)地之意,而吉建芳的一指,无疑胆大地挑破了笼罩在我们头顶的这个浑沌得神圣却又相当空虚的大泡。《自胜者强》以一镜反照自己,一笔连天,带出自己的不足与丑恶,并在自我反省自我锻冶的天地里粉碎,其图像既简洁有深意,又黑白明显中予以艺术的比照,置小小翻开之书于脚下一角,实呈大大明理之隐喻暗示:强与胜,不在大,不在明,不在声,而在心矣。如此看,《有生于无》则更绝,之地之细线(根),涌出硕大心状,人在其中张望与无奈,若何?看世界,是无生有,还是有之成无。中国没有上帝之宗教信仰传统,吉建芳画中硕大心状边沿之二碎羽,亦可作扫帚解,因天地万物,扫之即无,无之又生,这就沿着那细线往下寻觅,石块也好浮萍也罢,乃至天上云朵下凡,到头来还是有生于无,也是无生于有。可见,大道之解惑,不在穷,而在思,思即硕大心状下,细细根线处一小小开卷之书本。漫画不经意处,正是菩提最光辉点:有与无的真谛,在于思的过程。吉建芳在作画时,确是把脉住了老子的精髓,更是理解透了王蒙大师的阐释。同样,《塞兑闭门》与《是谓玄同》,以关闭感觉的面壁之喻,形坐禅无人之状,空旷对崖壁,回原对高阔。兑与玄,抽去其浮,剥离其伪,就进入深沉静默的境界,与兑之塞相连相还。故吉建芳巧妙地以空蒲团应对空旷而出生灵,以大悬壁生出几多岩缝之茎草状,引出玄妙之思的幽远悬态,实为构图妙笔之高策。
     
      在吉建芳的插图再叙事中,我们关注的并不是对为文的重要性的大加渲染,而在于她张开艺术怀抱去拥戴一个新的意象。在吉建芳为《老子的帮助》所作的插图中,我们首先体会到了她的感知技能在审美中的表达,是一种创意的简笔,率真(性)的漫化。在她的画中,最突出的是空间和深度的关系,无处不在又处处有新,如《自胜者强》、《塞兑闭门》与《是谓玄同》等。而在线条与形态上,则又完全以想象力为支持,以思想与乐趣共融为亮点,寓动态于静默之中,独具一格,灵巧而简洁。如此再来看《王道》系列的插图,则又可有一番新悟。在《 <红楼梦>里的爱情》中,显然是借用西方神话丘比特之箭为意,心与泪被封裹在一杯中,而爱情之箭高高悬挂在空中。《后四十回》之插图,以它枝硬邦的形态着一无奈兴叹之状,可谓令人喷饭。而《奇书<红楼梦>》之插图,以国际象棋解题,自妙不可言。又《<红楼梦>中的政治》插图,高高漂浮在天的一桶满溢之水,合太阳色重中片片浮云的指向,留下天大的空白其实正是书不完的曲外之曲。四幅插图以感知与良知为背景,以批判性的审美感悟创造和传达文本阐释的新意,在体现《红楼梦》的精神世界里,让我们捕捉到与现实相连相关的新的信息与感悟。而在《我的人生哲学》插图中,吉建芳则完全以诙谐幽默为我们打开了另一扇生活之门。《为自己创造不止一个世界》的猫、狗、人与枝干四物,各不相干又互相牵连,各自其主又互渗共乐,状态在无中生有,世界在以一生二,二生三中延伸。瞧那《本命年》的大树根与节外生枝的茂盛相,《不要以为自己就是尺度》中的量到最后的自己只变成了一把裸尺,都是以侧面的反思勾划凸显出了一个真实的哲学难题,意味有趣而深长。在《读书解人》插图中,吉建芳是将诗意与解构并存的另一特色。《通境与通情》,把诗人李商隐之名句“蜡炬成灰泪始干”化作形象的蜡烛人在点燃之中,而半是窗户半是衣领的外环之束缚,则更给这自叹孤吟增添了一份悲剧之美。然在《六十余年的性沧桑》中,硕大的画面只右上边一角存画:小小座椅上高悬一个苹果,一只虫子从苹果里钻出头来。一幅男权主义天地的性沧桑图,与文中宣扬妇女对性解放的突围历史,其意正好构成了解构与建构的现代与后现代的冲突及其讽刺性,其中,更渗透了多味的社会意义。在《语言的功能与陷阱》中,吉建芳则更巧妙地徒将一只高跟鞋的泊来品,形象地点出了身陷其中又不能自拔的窘境及他者的文化侵略主义。高跟鞋是时尚的,高跟鞋又是地狱。读书解人,吉建芳就是如此地如图解人。
     
      漫画女人吉建芳,作为一种17年来诠释生活的艺术,是如何以漫画去影响她的自我世界和她身处的社会,可以从她近年《漫画·女人》《相逢不语》《非新闻》《本命年》和《游走,在新闻和文学之间》中得到回应。在这几本画作中,我似更倾向研究于她的视觉隐喻、思想交流与整体协调性。
     
      《相逢不语》应是其代表作。且看,在“快乐的毛毛”专辑里,是《只下雨,总也不见下玫瑰》、《爱情去了那里》、《你是谁》的思想交流,看似单纯,实是一种深沉的企盼与等待。在“短信空间”专辑里,《太平洋》与《撒哈拉》的比差隐喻;《献血》与《绊倒》的智性隐喻;《手机病毒》与《得大奖》是自省隐喻;《萤火虫》与《空姐》是讥讽隐喻。在“语丝画痕”专辑里,《舒服一点》的平衡对称;《另一个自我》中的横向、侧向的均衡性构成;《美好的年代》中人的头发与蝴蝶的动态协调;《火焰》中灯泡之明亮与照出鱼的巨大背影的灰暗的正比;《离你不远》中座椅脚与人双脚支点的对应等等,在运用各种色彩的协调中,被赋于浓重的生命质地给凸显了出来。这正如本书的封面之画所云:“如果太阳不出来我就不去上班,如果太阳出来了我就继续睡觉”一样,隐喻在思想交流中别出一新,整体协调在色彩之下更见其美。
     
      《漫画女人》中的思想性,亦在独特构思中更见力度。如《并非杂技》中女人双手耍的碟子,一边是家庭、事业、孩子,一边是亲情、爱情、友情;《新“岳母刺字”》中“精忠报国”已随时代易名为“安全第一”;《欲望》中偷换沉思概念的批判现实意义等,均显示了画家较高的文学素养之下的社会焦虑和尖锐的批判眼光。
     
      我以为《本命年》是吉建芳漫画中最与国际接轨的一册。首先,其形式的基础着力点在于素描,其次,其人物与物体的构成更重于形式,再有是德国表现主义的元素在不断加大。所以,若说《相逢不语》是其代表作,那么《本命年》便是精品集。如《开始新的一页》、《地铁上》和《雨》。前二者以差异与细节,后者以魔幻的参与,来酵发对生活观察后的一种感悟及其衍生。让我尤为关注的是《另一只脚》,画中以手、女人奇怪的唇、悬空与踏实的二只脚,还有画家所云“喜欢的手”,共同构成了朝向毕加索《格尔尼卡》大作之反意后的一种正意,即传导意义的反其道和作品内涵又刷新出的共同亮点,当亦最具国际维度。
     
      最后,在一半是文字一半是画的《游走,在新闻与文学之间》中,吉建芳那份童年的灵气与生活的蓦然回首,是同一叙事语境中最富意趣也最具生活性的作品。多面性与不被遗忘是这一组的主题。拨开灰烬的尘面,里面见到的是依然在被燃烧着的野心,这是《自己的精彩》与《雨中漫步》。剔除矫情,《因为爱,所以爱》中对爱心满是补丁的修复,是一种真诚的忏悔。温暖的梦想与冷静的现实尖锐对立,这是《等待的姿势》,让温暖之心去紧贴等待中已经变成冰山的冷,反过来又自嘲且理性地说:《幸福没有法则》,夸张的反讽寓于极深的美育价值中。姿势与法则,同一天地的不同对象与存在,从大天地回复到小个人,那就是非常逻辑的《是你吗》的渐行渐远和《记住他的好》的往事渐忆渐显。情绪的诠释在生活正题下复调出悲喜剧及其变奏曲,是给破碎的梦注入新的元素,也给褪色的岁月再加童真的气息。吉建芳的画似在机智地告诉我们:战争能毁灭生命,但战争不能毁灭世界。
     
      综观吉建芳的漫画,是在继承传统中又着眼创新的探索,更是以新锐、年轻及其想象在与国际漫画接轨的一份生命实践。她的作品最讲究心情,并且给丑恶留于更小的空间。在简洁的线条舞起的旋律中,往往会奏出你想象不到的景象。自然,作为女人,吉建芳更多地还是倾向于小事物、小眼光的精细的描绘,是多样性在表达中更富于细节的情绪诠释,正如她对于手的钟情。
     
      (作者王学海:文艺评论家,张宗祥书画院院长,湖南理工学院客座教授,嘉兴市美学学会会长)
     
     
来源:自由漫画联盟 | 责任编辑:fcw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投递稿件|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自由漫画联盟(沪ICP备05001150号)